赤瞳

【一拜天地同人】共赴黄泉

*小萌新一只文笔可能不好
*一直想着为他们弥补一个好一点(?)的结局所以就来了……
*可能ooc勿喷

    秦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,脑子里仿佛也卡了一坨浆糊,感觉分明应该记得清清楚楚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    他只记得自己叫秦书,记得在睁开眼睛之前也一直处在黑暗中,天旋地转,全身飘忽忽的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。直到脚底真切的踩在地面上才找着了身体的控制权。
    秦书迷迷糊糊的往前走了一步,两边慢腾腾的升起了点点的光亮,就像萤火虫一样,光芒微弱只能勉勉强强的让人看清楚眼前的路,和路边叫不出名字的红花……
    秦书抬头望着前头,虽然有了一点点不知道哪里来的光,可是依旧只能看清几步远的距离,再远已经是看不见。哦。也不对,眼前似乎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着两个更加明亮的光点,忽明忽暗的看起来应该……是灯笼。
      鬼使神差地,他抬起了右手,在小拇指上系着一根细细的红线。
      红线的一端连着他的手指,另一端延伸出去融入了遥远的黑暗。秦书看着红线消失的方向一阵恍惚,心里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他向前走 向前走,向前走……
     为了一探究竟,也可能是别的原因秦书不断的走,两旁的萤光也跟随着他不断向前延伸。
      说来也是奇怪,能够看的见光那就证明应该也不远,可是秦书走了好久好久,久到他以为已经走了一辈子也没有走到。猛然间,秦书的大脑中闪过这样一句话:
他在等我。
他?他是谁?为什么……等我?
     砰的一声,秦书感到自己狠狠地撞在一根柱子上,撞的他眼冒金星忍不住蹲下来抱头痛呼。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,已经走到头了。
    眼前是一座老旧的木桥,桥头的两根柱子上高高的挂着两个纸糊的白灯笼,平白有了种报丧的晦气。
     更奇怪的是两根柱子之间就好像有一堵看不见的墙,怎么也走不上去了。
【我们那儿老一辈的人都说,这夫妻拜堂叩首才算牵了红线,就算以后一个先死下了黄泉,也有红线牵着,到了奈何桥就再走不远了,另一个还能寻到他,来生还做夫妻。】
“水……水三儿……”秦书仿佛如梦初醒,“我记起来了!我死了,我们都死了,南蛮子!南蛮子!你在哪呢!南蛮子!”
     秦书抬起手,小拇指上的红线只剩下了一个红结依旧牢牢系着,再不见那连出去的部分了。
    秦书急了想着往回走,又害怕水三儿在自己跑的时候走到了这里找不着他,只能站在原地大声喊着:“水三儿!南蛮子!我说过的!到了奈何桥边,千万把红线拽住,别让我走丢了……现在我到了,你在哪呢!傻蛮子!呜呜呜……”说着,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,可又觉得这样太娘门,怪丢脸的又抬着袖子使劲儿的擦,擦到眼眶通红。
“小伙子,做什么呢?”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慈眉目善的老婆婆,“啊,红线牵着呢,你过不了桥得等到和你拜堂的人来才能一起过去。”
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婆婆,您……是谁?”秦书问道
“你应该知道此处便是黄泉路。黄泉路上忘川河,忘川河上奈何桥,奈何桥上孟婆汤。老身便是孟婆了。”孟婆缓缓走到桥边靠着柱子坐下,又示意秦书也坐下,“坐这儿等着吧,想必你那位也快到了。你,是叫秦书吧。唉,现在的人间可真是苦了你们这些娃了。”
秦书又觉得眼眶一酸,硬生生转移了话题:“婆婆,这路边的花怪好看的,从来没有见到过,是什么?”
“彼岸花。”孟婆的眼神中似乎有一丝没落,“有花无叶,有叶无花。分明生长在同一个地方却永世不得相见。”难怪,刚看到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……
“你真的愿意吗?”孟婆眯着眼睛道,“真的愿意再等着那个人过来,与他一起喝下孟婆汤,走过奈何桥共入轮回来生再做夫妻吗?哪怕再像今生那样受世人唾骂……”
“婆婆。”秦书难得的打断了她道,“上辈子,我觉得做过最错误的事情可能是在山寨里头没有听他的拜堂成亲,硬逼着他一起从军……”
“但是……”秦书深吸一口气接着道,“我不后悔,我知道他也不后悔。如果没有这几年的同生共死我们的感情想必这不会这么……这么深吧。”
沉默……良久的沉迷……
“秦书!秦书!我是水三儿啊!南蛮子!听到给我吱一声!”突然间熟悉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响起来了……秦书瞪大眼睛循声望去,熟悉的身影在微弱火光的伴随下越走越近。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又一次夺眶而出:“水三儿!我在这呢!这呢!”
相别许久的两个人终于再一次相拥在了一起,好像要抱到地老天荒永远也不会分开……
“呜呜呜……傻……傻蛮子,你……你怎么才来啊……你……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……唔……我……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我以为……”
“傻娃子,你,你别哭啊。这一路乌漆麻黑的这不……这不差点儿没找着路吗?你看,我没骗你吧拜了堂咋俩啊这红线牵得牢牢的你走不了,我也丢不了啊!”水三儿使劲儿揉了揉秦书的头,昂着脑袋想把眼泪硬生生逼回去。
“嘿……还……还真是个傻蛮子……”
……
“好了。”孟婆静静的端着两碗汤道,“既然人已经到了,你们可以喝下孟婆汤如轮回了。放心吧,你说过你们都不后悔……老身也会帮着你们到阎王面前说说的。”
“那就谢过婆婆了。”秦书端过了两碗汤,分了一碗给水三,“南蛮子,下辈子我一定要找到你,我还要和你拜堂成亲!”
“说什么呢?傻娃子,当然是我去找你了。”水三儿笑到,“我们还没有喝过交杯酒吧,来,乖娃子,干!”
共同饮下孟婆汤,两人相视一笑到,道别了孟婆,手牵着手一起踏上了奈何桥……
南蛮子/乖娃子,来世再见……

【完】

开始学习用塔罗牌占卜啦~发现好准呢~